立即註冊 登錄
HKamulet 香港聖域討論區 返回首頁

泰缘心的個人空間 http://hkamulet.com/?1083 [收藏] [複製] [分享] [RSS]

日誌

龙婆坤入室弟子 阿赞兴

已有 870 次閱讀2014-1-12 10:24 | 中国人, 新加坡, 泰国人, 理发店, 社会学

阿赞兴父亲是中国人,母亲是泰国人,上面还有两个哥哥两个姐姐,阿赞兴排行最小,出生在小康之家,自小全家移民新加坡。
因为调皮,他从小就与读书无缘,有事没事就喜欢到佛堂庙院玩,学大人的样子打坐,他只念到小学就出来社会学手艺,曾经做过很多工作,修车,喷漆,街边小贩,驾驶巴士等等,可是到头来,都是高不成低不就,总觉得自己的运气不好,无法安安稳稳的工作。
18岁那一年,一次阿赞兴无意中在当地的道观里见到一位道长开坛做法,很感兴趣,便拜在这位师傅门下,学习茅山法术,画符咒,冥冥之中他总感觉自己和宗教有缘,学了两年后,因为家姐开理发店,需要人手,无奈之下,他只好离开师傅回家帮忙。
在姐姐店里帮忙期间,有一次空闲,姐姐带他到泰国玩,经过合艾的一间寺庙时,姐姐坚持要进去拜拜,碰巧庙里的方丈有在,他觉得阿赞兴与佛有缘,便赠与他一块九层崇迪的铜牌,要阿赞兴一直带在身边,不要丢。阿赞兴没有想到,就是这枚不起眼的铜牌,改变了他的一生,后来他才知道,这个师傅就是瓦踏亚尼老庙的高僧龙婆南。
自从带上那枚铜牌以后,阿赞兴的生活逐渐稳定下来,差不多半年后的一天,阿赞兴和往常一样,和姐姐在店铺里,突然来了几个小流氓闹事,当时年轻气盛的阿赞兴几句不合,就与他们动起手来,从店内打到店外,街边没有想到这群流氓外面还有同伙,一下子十几个流氓一起围殴起他来。
说来奇怪,本不擅长打架的阿赞兴,突然有如神助,在流氓群里躲来闪去,那么多人,竟然无人能真正伤害到他,并且他还不时还手,打得他们狼狈不堪,这时因为姐姐报警,**赶来,流氓一哄而散,姐姐赶忙着急的检查阿赞兴是否伤到,结果发现他人一点事都没有,围观的大家正感到奇怪的时候,阿赞兴身上带的那块崇迪铜牌,突然掉落在地,发出了叮当的声音,大家一下子愣住,都纷纷说道,一定是铜牌上的佛祖保佑了阿赞兴,阿赞兴自己对此更是坚信不已,于是去泰国修习佛法,成为了此时他心中最大的愿望。
阿赞兴此时一心想要出家,亲身体验佛祖法力的他无法平复激动的心情。不久,他就只身来到曼谷的一家出名的寺庙,找到庙里的大和尚表明来意,请求拜师,怎料那和尚对他说:“你是外国人,是吃不了当和尚的苦头的。”就这样拒绝了他,当时他觉得很失望,便带着沉重的心情,沮丧的回到了新加坡,不过他并没有因此放弃,心想,总会有一天,他会遇到一位有缘的并且法力高深的师父,收他为徒的。
情绪低落的阿赞兴,此时已经无心在姐姐店里帮忙了,整日心事重重。
这一天,姐姐心疼他,决定带他到泰国游玩,放松心情,他们来到合艾,中途在一家咖啡店休息,咖啡店的老板姓高,阿赞兴感觉和他很投缘,便聊了起来,他们无所不谈,你一句,我一句,越聊越开心,仿佛像结实多年的老朋友一样,说着说着,阿赞兴聊起了当时想出家被拒绝的事情,情绪一下子低落下来,阿高看在眼里,便意味深长的对阿赞说:“我本身年轻时,就出过家,想在泰国出家当和尚,不是一件容易的事。”阿赞兴听后,更加沮丧了,阿高又说:“这样吧,我认识一个大和尚,我让我的徒弟带你去他庙里,你去找他试试看,看他是否愿意帮你。
于是,阿赞兴便怀着忐忑的心情,随阿高的徒弟来到那个大和尚的庙里,拜见大师。见到大师后,阿赞兴便跪着等待,阿高的徒弟上前向大师讲明来意,因为讲的是当地方言,阿赞兴一句也听不懂,只是看到这位不高瘦瘦小小的大师,脸上的表情一会儿兴奋,一会儿吃惊,一会儿为难,还不时向他这边看来,阿赞兴此时的心情紧张极了,不知道如何是好,每一秒钟都很难熬,正在这时候,对面话音停下,大师站了起来,一步步的慢慢走到阿赞兴的面前,阿赞兴紧张的不知道如何是好,头用力的低下,不敢看大师一眼,这时大师又慢慢的绕到他的身后停下来,他更紧张了。
突然,大师把自己的袈裟解开,裹在阿赞兴的肩膀上,然后用缓慢却又有力的声音说“你留下来吧。”阿赞兴听了这话愣住了,随后又喜出望外激动的问道:“真的吗,你真的收我了吗?”大师点点头以表示他所说的是真的,阿攒兴高兴坏了,问到出家各种的费用问题.大师便回他一句话说:“只要你来,这边所有的费用问题都我帮你解决,不用你担心,只要你和家里的父母讲好,就可以来了.于是,阿赞兴便兴高采烈的回家,告诉了父母这件事,父母经过仔细考虑后,觉得阿赞兴或许真的与佛有缘,便答应了让他出家。
终于能当和尚了,阿赞兴兴奋极了,他开心的前往寺庙,有意思的是阿赞兴到现在都不知道,这位收他的大师,原来是一位法力无边在曼谷极为有名,德高望重的大师,也是Watbanla庙的主持,他就是"龙婆坤"大师

,他更不知道,龙婆坤大师已经打算将他收作入室弟子,亲自教授佛法。
出家当天,阿赞兴被带到树林里进行落发仪式 

,经过了一位和尚师傅的诵经加持后,便开始了落发,落发结束后, 

另外一位师傅给阿赞兴换上了一件白色的纱衣。完成后,阿赞兴必须手掌合十步行穿越大街小巷后才可重回寺庙,在前往寺庙的途中,许多人都上前来迎接阿赞兴,有的还敲锣打鼓,感觉非常隆重,走到寺庙,阿赞兴便跪在龙婆坤大师的面前,仪式正式开始,
龙婆坤大师拿起金黄色的袈裟,并跪在阿赞兴的前面,再把袈裟交给阿赞兴, 
取法号名为“瓦勒达摩” 
在庙里当和尚的日子非常清洁,每天天还没亮就要起床,把寺庙打扫干净还得跟随龙婆坤大师去到街上化缘,除了念经,做早课晚课,还必须跟随师兄们一起禅坐学佛规,就这样,阿赞兴跟在师傅龙婆坤身边,一跟就是9年。
一天,龙婆坤突然对阿赞兴说:“你呆在庙里,永远无法真正领悟佛法,你出去到外面苦行几年吧。”阿赞兴只得不舍的离开师父,背起帐篷,光着脚从曼谷一直步行,前往缅甸,柬埔寨等地深山野岭做苦修,深夜的山林里,他与猛兽,蛇虫为伴,有时,没有地方化缘,他只得以野果充饥,每当遇到困难而觉得难耐的时候,阿赞兴都会想起初次拜师时,曼谷那个大和尚说的话:“你们外国人,是吃不了当和尚的苦的,那种拒人以千里之外的感觉,令阿赞兴有一股推动而使他积极起来,他那坚定的内心里只有一句话,那就是:“无论遇到什么情况都不放弃,全力以赴,绝不半途而废。”阿赞兴坚信,这是佛祖给他的考验,考验他主修行途中的耐性,就凭着这种坚韧不拔的性格,他历尽千辛万苦,终于完成了苦行的那五年时光。
这五年中,他一路遇到了很多其他地方的苦修,有缅甸的,柬埔寨的,苗族的等等,他虚心的向他们请教佛法和各种学术法门,热心的帮助他人,许多师傅前辈对他心生好感,倾囊相授,让他各方面都得到了很大的提升,但他重回寺庙时,早已不是当初的那个毛头小伙子。
回到寺中后,龙婆坤见阿赞兴各方面如此精进,非常高兴,经常用晚上的时间,把阿赞兴叫到房内,单独传授他写秘符刺青,以及放塔固的技巧。因为阿赞兴聪明,虚心,很快就掌握了各种技巧,并开始帮助善信解决问题。一时间,很多善信都记住了“瓦勒达摩”这个名字。
大约一年后终于有一天,龙婆坤大师把阿赞兴叫到房中,意味深长的说:你已经学的差不多了,你可以还俗出庙去帮助更多的人,他知道这一天早晚会到来,便欣然同意了,回到了阔别已久的新加坡,还俗后,他就一直以“阿赞兴”的名字来称呼,过后,一有时间,他就会回到泰国,向师傅请教佛法,龙婆坤大师督造的圣物,他可是收藏了不少。
还俗后,阿赞兴捐助以前道教的同门,建造成立了太上老君庙,担任了主持人,当庙正常运作以后,阿赞兴将庙交由友人接管,自己又再一次回到泰国学习法术以及玄术,学无止境是他一直以来的信念。
 

路過

雞蛋

鮮花

握手

雷人

評論 (0 個評論)

facelist

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評論 登錄 | 立即註冊
驗證碼 換一個

Archiver|HKamulet 香港聖域討論區 香港泰國佛牌討論區   |  

GMT+8, 2020-11-25 10:24 , Processed in 0.057493 second(s), 13 queries , Apc On.

Powered by Discuz! X2.5

© 2001-2011 Comsenz Inc.

回頂部